約100年前,1部steinway直身琴約500美金,即是約一個香港住宅單位的價錢。現在一部steinway model K大約40萬港元,用名貴木皮就100萬。都不足一個單位的價格。

Norbert對與會者指出,他父親講述60年代的鋼琴年產量有100萬台!現在全球只有30幾萬台。原來現在的產量並不是我自已所想象的大。

Norbert由羊毛的顯微影像下,解釋了一種西班牙的羊,羊毛細密,結構上有些像魚鱗的或荷花瓣的特性,可以把羊毛互相緊扣,重曡再壓,不斷重複就成了絨毛。由於歐洲(當前)琴槌的質量不好。2003年他受歐盟資助進行研究,找出原因,並進行改革

他對槌仔的羊毛進行研究,包括由100多年的琴槌,到現代不同品牌的琴槌,他發現一些地標性的例子:

1. 1877年的Pleyel (蕭邦的至愛)是中等,因為顯微鏡下,羊毛有些受損,不算非常嚴重。

2. 1880年的Steinway槌仔 (有尾部加硬)的質量出奇地好。

3. 1960年另一只Steinway竟然差到被針插爆一邊,係真的!

當然以上只能是片面,每個情況都有很多不同的可能,如部1880的steinway只是放係度擺設,1967的steinway被人惡意破裂,這不在此談論方法學了。由於他能夠收到很多不同的槌仔,能夠產生比較有力的証據:就是絨毛比以前差了。

他的假說:60年代產品大,質量就差。

他也指出,綿羊吃得好,羊毛也會更高質素。如人的頭髮一樣

而從此,他們生產琴槌時,就由羊毛到絨的過程,包括碳化清洗(硫化酸),梳理到壓制中,把硫化酸的化學清洗刪除,盡量保留羊毛上的油質(100年前的樣辦比較多米黃色的油質),成為新一代Abel Natural felt。他說其實從前就”有”了。(註:他也談到很多以前生產鋼琴的工藝和知識其實是失傳了。所以當近代很多新的發明出現時,不難在古董琴中會見到,大多都是舊料。)

(上:Abel Natural Felt hammer; 下:左,著名國內槌,中Abel hammer (standard),右:Abel Natural Felt hammer,羊毛絨色澤呈米色,因為較保留油性,以致更耐用)

會中,Norbert播放一段比較的片。先打水滴到Natural felt的原條絨上,再把水漏到一般的絨上。結果,水是慢慢滲入一般的絨裡,而Natural felt打水抗在表面,因為有較多油份。

Norbert在第一場時指出,Abel Natural Felt非常適合香港天氣使用。而且(就我所見所聞)也是全球技師極力推崇的琴槌用料之一。

在香港,很多人喜歡原裝。如買YAMAHA時會問是否原裝槌。Norbert也提到,60-80年代的YAMAHA槌非常硬,他很喜歡…因為外國有很多換絨換槌的需求。有需要就會更換,找專人翻新。琴槌都是比較消耗的物品。歡迎找我查詢換槌,或原槌換絨(refelting)的對比和報價。早在其他文章提醒過,換槌要注意是否按照原來琴槌鑽孔,和價格是否包括開槌整音。

4. 在一戰時,琴槌開始要混雜免毛,因為羊毛被軍隊徵用。而以物質來說,也是非常不錯的物料。

Copy right 2018 Nelson Yum

Leave a Reply